日軍少將身穿鐵甲刀槍不入,一小兵用長矛從肛門將他刺死!

森秀樹,1906年11月卒業於日本陸軍士官校園第18期馬隊科,被賦予馬隊下士軍銜。1930年8月,晉升為馬隊大佐。1931年,被錄用為日偽靖安軍第十三聯隊的聯隊長。森秀樹可不是個別的日本武士,馬隊身世的他醉心於古代騎士的騎馬砍殺精力。他曾將本人比作善戰的騎士,喜愛騎著馬飛奔以前砍下敵人的頭顱。

作為一個及格的騎士,除了刀快和馬術精深之外,還得有一身像樣的行頭才行。為此,森秀樹以日軍的防彈衣為根底,改進了一套鐵甲戰衣,衣著這件既像防彈衣,又像盔甲殼的衣服,他儼然將本人當成了古代的將軍。

森秀樹是日軍侵犯中國的急前鋒,九一八事情後的第4天,他便帶領部下從安東南下,一起掃蕩了東溝、黃土坎、大孤山等地,最後直達莊河縣城。森秀樹一起燒殺搶劫,鐵蹄之下沾滿了中國人的鮮血,欠下了累累血債。拿下莊河縣後,森秀樹率部返回,留下一百多偽軍駐紮莊河。

1932年3月16日,莊河抗日步隊始末數月籌備對莊河縣裡的偽軍發動進攻,偽軍被打得屁滾尿流急遽向森秀樹求救。日軍很快派出飛機和大量軍力聲援,因為眾寡懸殊。莊河抗日步隊被迫撤出,而且始末一番打算後與本地的抗日步隊大刀會結成了同盟。

1932年5月,莊河縣大刀會在長嶺鄉塔廟村建立。緊接著,桂雲花、富翁房、平靜嶺等地村鎮也接踵建立。大刀會成員很快到達了3000多人,威望大震。12月,大刀會屢次攻擊莊河縣城,莊河的偽軍不勝其擾向關東軍司令武藤信義求助,武藤信義下令森秀樹帶領他的馬隊前往圍殲。

12月16日,森秀樹的馬隊隊行到土城子。因為日軍在土城子折騰了一晚,天亮才睡去。在熟睡之時,大刀會領袖鞠仁卿、婁子敬、張德九等人帶領3000餘會員將土城子團團圍住。鞠仁卿親率500名精壯力量偷偷摸進了土城子,許多日軍還在睡夢中便做了刀下鬼。

但日軍機槍手很快發明了他們,一陣掃射之後,倒下了幾個大刀會兵士。鞠仁卿讓幾個大刀會兵士繞到機槍手身後,敏捷效果了他。大刀會成員揮動著大刀、長矛、釘耙衝進日軍的房子。在砍倒了十幾個鬼子之後,5個日軍官兵從北屋裡衝了出來。森秀樹身穿鐵甲、頭戴鋼盔在4個衛兵的珍愛俯衝了出來。兵士們紛紜圍了上去,幾十把大刀、長矛往5人身上招呼而去。

森秀樹也不愧是馬隊身世,刀法著實了得。因為無奈傷到他,他連連砍傷了幾個兵士。最後,幾個兵士甩起釘耙狠狠將他推倒在地,世人一躍而上,狠狠將他壓在地上。他們持續用大刀朝著他身上亂砍,仍然無奈見效。

此時,一個叫做鄭義的民兵發明了森秀樹盔甲屁股處最為單薄,於是將一根長矛從森秀樹的肛門猛刺進去,森秀樹慘叫一聲,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就地畢命。鞠仁卿上前一刀砍下了他的腦殼,讓這名鬼子軍官身首異處。

森秀樹被日軍追贈為陸軍少將。1933年春,日軍在土城子為森秀建立碑,此碑現在被收錄在“俄日旅大牢獄原址陳設館”成為了日軍侵犯中國的鐵證。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