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專訪/多年逐夢終有成 許效舜談喜劇路哽咽 | NOWnews | 旅食樂

細數台灣綜藝史上幾個經典節目《連環泡》、《歡樂傳真》、《紅白勝利》等,不難發現都有許效舜的蹤跡,他曾與師父澎恰恰因《鐵獅玉玲瓏》紅遍台灣街頭巷尾12載,這次再度以《瘋神無雙》入圍本屆金鐘「綜藝節目主持人獎」,《NOWnews今日新聞》特地為讀者專訪許效舜一路走來的悲與喜。
許效舜在《瘋神》裡完成一個又一個的喜劇夢,但這一路走來不簡單,那是一個累積許多人熱血及努力的拚搏過程,「平常的工作很辛苦、很累,單就我們的劇本就是這個世代衝擊最大的一個單項,它裡面有燈光、服裝、導演、演員、美術組……各方面都很辛苦,我們在僅有的空間裡面,創造出不可能的視覺享受。」節目中固定班底阿虎、香蕉、山豬、逸祥、沛沛以及佩遙等演員,在每周一小時的播出時間盡情嘻笑怒罵,荒謬的劇情、加上時事笑點,總令觀眾捧腹大笑,但這樣的笑聲之下,其實背後充滿難以向外人道的努力,而這些熱血許效舜全都看在眼裡,「這些小朋友不眠不休,不管從新聞或網路上,找出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不希望只是一個公式套用一件事情,他們付出很多努力,願意做出這樣的犧牲。」他坦言,「很多人進來一次就放棄了,老實講來來去去,有人受不了這樣的一個生活壓力,但是他們存活下來了。」
對於許效舜來說,《瘋神》開播九年,首次入圍金鐘有著極大的象徵意義,「在這個風雲飄渺的時代,九年了,我們終於被人家看到,內心的喜悅不可言喻地湧出,太棒了!生活是需要被鼓勵的,台灣這幾年太多經濟壓力、生活壓力,加上街頭運動的旺盛,讓大家忽略很多事情,我們一直堅持著沒有放掉,中間電視台也好,公司也好,都掙扎過,但我們一直很感謝衛視中文台,因為它是一個外商公司,所以基本上我們才留著。」
《瘋神》邀請藝人同台飆戲。(圖/衛視中文台提供,2017.10.13)
許效舜對於綜藝及喜劇一直存在使命感,他表示,「其實到現在,做節目已經是個社會責任了,很多人看到我們會放鬆、覺得開心,其實我們都很辛苦地活著,這群年輕人有被鼓勵的需要,不管是時代變遷也好,還是收視市場的改變,我覺得喜劇的被需要是不可抹滅的,你看八點檔每天都在罵,死了又活起來,其實它的荒謬不會小於我們。」他強調,「自古以來人家說,百年才能出一丑,小生十年就會有。」
他細數自己從小被娛樂文化灌溉的喜劇養分,「我小時候被志村健薰陶,再來黃金五鼠、豬哥亮,台灣不能沒有這樣的文化,一直到我進入《連環泡》,接受澎哥(澎恰恰)的薰陶,跟著他做很多的編導課程,後來又進了蘭陵劇團,其實每一個階段都很重要。」他回憶,「之後《歡樂傳真》、《紅白勝利》,瓜哥(胡瓜)、倪哥(倪敏然),再進入大戰國時代,《鐵獅玉玲瓏》在台灣做了12年,對我們來講,真的是被看到了。」
《鐵獅玉玲瓏》曾紅極一時。(圖/翻攝許效舜臉書,資料照)
但就算是在《鐵獅玉玲瓏》紅極一時的年代,許效舜仍面臨不少狀況,「一開始,我們被上面長官說難登大雅之堂,哈哈哈。」說到這裡他放聲大笑並自嘲,「是不是因為我跟澎哥的長相本來就難登大雅之堂?」後來又被某位專家在報章評論,「如果這個不入流的東西真的會紅,我要退出演藝圈。」沒想到真的整整紅了12年。
但《鐵獅玉玲瓏》也帶來不少暖心回憶,許效舜感動地說:「有一次我們下南部表演,是在某一間學校,前面幾排學生都學我《鐵獅玉玲瓏》妝容,當下真的很感動,這就是歷史,會留在他們記憶的片段。」話鋒一轉,他淡淡地說:「被社會檢視,被觀者評價,本來就是應該的,反正我們本來就攤在陽光下,究竟這件事情在歷史會出現什麼評價?我們只有靠老天檢視了。」
許效舜一路走來不容易。(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9.17)
喜劇演員總是在台上笑著,很少人會看到他們的痛苦與淚水,許效舜一路走來不容易,他在《瘋神》帶出的弟子群似乎也是遵循他的「穩扎穩打」路線,他透露,「其實每一年製作公司都有尾牙,不知道為什麼,到了那一天大家都非常放鬆,甚至痛哭,那痛哭是……」說到這裡,原本口若懸河的他竟一度開不了口,眼角不但閃著淚光、語氣也一轉帶著微微的哭音,「像我現在講起來就有點激動,那一天是彼此互相安撫的日子,終究只有一個晚上,結束了,過完年,所有內心的壓力,無論是自己的期許,還是家人的關心又都處理好了,重新摸摸頭,再度進入戰場。」
但這九年來的辛苦,許效舜總結一句話,依然無怨無悔,「我覺得這條路走得辛苦,但是值得,好玩!」徐志摩曾以〈海灘上種花〉比喻築夢的「傻子」,對很多人來說,許效舜選擇了一條如同在海灘種花,看似不可能成功的艱辛道路,但因為他心中一直懷抱喜劇夢,終究在金鐘入圍殺出一條血路,被所有人看見。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