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這個小島上,收容著200多名極度危險的戀童癖...


 
美國的華盛頓州可以說是美國富人的聚集地,
 
這裡緊鄰加拿大,依山傍海,風景如畫,綿延的海岸線外還有很多小小的島嶼。
 
這些島嶼上,大多數都居住着身價豐厚的富人,這些世外桃源般的地方是這些富人們度假的首選之地,配備的設施完好,讓這些富人在休閒度假的同時也可以享受到和美國大陸一樣的便利。
 

 
 
不過,在這些島嶼中,其中的一個,卻是非常的與眾不同...
 
在這個名叫麥克尼爾島(McNeil Island)的地方,雖然同樣氣候宜人山清水秀,但是整個島上卻人煙稀少,除了島的東南角建造的幾個房子以外,基本看不到有人生活的痕跡。
 
因為這裡,是很多美國人提之便避之不及的地方--收容着全美最危險的236名性暴力罪犯。

 
 
這236個性暴力罪犯里,很多都曾經犯下姦殺罪,而更多的,是有多次性侵姦殺兒童並且無法對其進行教化的犯人。
 
在1991年的時候,在政府的安排下,這個島便成了這些重刑強姦犯的收容治療所,
 
這些性犯罪者在完成了本來被判處的刑期之後,將會有審查委員會對其進行專門評估,如果委員會認為這些罪犯再次犯罪的可能性極大,這些犯人便會被送到這個島上,接受無限期的治療。
 

 
 
雖然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監獄,而被稱為治療中心 ,但是來到這裡的人,基本進來後便沒什麼機會出去了。

 
 
正因為這樣,這個島有另外一個名字,叫「戀童癖之島」,因為這些強姦犯里,很多都是戀童癖。
 
 
事實上,早在上世紀60年代的時候,這個島便曾經受到很多人的關注,因為這是美國最臭名昭著的邪教領袖Charles Manson的故鄉。他在1960年代末在加利福尼亞州領導了臭名昭著犯罪集團曼森家族,僅在1969年的7月和8月,就犯下了9起連環虐童殺人案。

 
 
就在這樣一個坐船離大陸需要兩個小時的與世隔絕的地方,罪犯們日復一日地接受着改造教育。
 
這兩百多名罪犯每一位都居住在幾平方米的小屋中,為了避免他們傷害自己,整個屋子裡只有簡單的床鋪,一張桌子一個圓凳,還有一個可以洗漱的洗手台。

 
 
一些有暴力傾向的罪犯被特別安排在粉色的房屋中,因為粉色可以起到安撫情緒的作用--雖然很多時候,這個方法並不太有用,幾乎每天都有罪犯因為種種原因而讓自己受傷。

 
 
所以為了保障這些罪犯的安全,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監控器前的管理人員所關注,只要按下一個警報按鈕,海岸對面的警方便會全部出動,對島上負責看押的警方提供支持。

 
 
更多的時候,工作人員會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為這些罪犯進行治療,比如這個可以將人牢牢綁在座位上無法動彈的約束椅。
 

島上的臨床主任埃Elena Lopez表示,
 
「我們治療方案的目的也只是管理風險,他們徹底改掉自己的行為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情。這些島民里很多都是偏執的行為,特別是對於孩子的特殊性癖好。」
 
一個叫Bill Van Hook的人是島上的醫療人員,對於他所照顧的罪犯,他表示,在治療的時候,很多罪犯都非常不配合。
 
「讓他們主動參與治療的方法,是讓他們認為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有一天被釋放。」

 
 
這些罪犯都是十惡不赦,罪大惡極,這樣的隔離治療對他們來說或許不是最人性的做法,但為了讓更多的孩子免受其害,似乎卻是最好的辦法。
 
 
不過,在最近一些年來,這個收容治療所卻受到了很多的爭議,甚至很多民眾都要求政府將這裡關閉。
 
首先,這個收容治療所每年都要花費納稅人3900萬-4200萬美金左右,平均到每一位罪犯身上,大概每個罪犯住宿,飲食,和治療的費用都差不多要12.7萬美元。
 
很多納稅人認為這樣大筆的開支不應該浪費在這樣的事情上。

 
 
不僅島外的民眾不滿意,就連島里接受改造的罪犯也對這個收容所有着一萬個不滿意。
 
比如說,在這裡居住了10年的Justin。

 
 
在人們眼中,他就是那個罪不可恕的戀童癖。
 
在Justin自己僅僅13歲的時候,他便侵犯了自己年僅6歲的妹妹。
 
這樣的性侵一直持續了1年多的時候,直到被父母發現時才停止。
 
在那之後,他被送去監獄進行了改造,但由於美國法律對未成年人的保護,沒過多久,Justin便被釋放了。
 
但是,在他成年後,他又一次性侵了未成年的孩子,這次讓他獲刑5年,並在刑滿釋放之後被送到了改造收容所。

 
 
不過事實上,Justin自己也是性侵的受害者。
 
在他很小的時候,他便常年遭受表兄的性侵,這讓他成長的過程里有着諸多的障礙和問題。
 
「我自己也是性侵和暴力的受害者,我的一生都會在懺悔中度過。」
 
「我現在已經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去證明自己早已經不是那個壞的Justin,我想要走出去,讓他們看看我現在的樣子。」

 
 
「我對孩子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慾望,我已經不再考慮這種事情,和孩子發生性關係對現在的我來說是一個非常怪的事情。」
 
不過,由於是終身治療,Justin並沒有被允許釋放。
 
他的律師Rachel Forde在過去的5年里一直都在為Justin做辯護。
 
「這裡的治療並沒有比外面好,他們沒有應有的福利,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我們建造這裡的初衷也是希望能給這些性侵者機會,但是現在的狀況截然相反,所以我們要改變我們的法律。」

 
 
除了自由的限制以外,真正讓接受治療的島民們無法忍受的,是島上艱苦的條件。
 
在去年9月份,島上超過200名島民向聯邦法院提起了對島上管理的訴訟。
 
他們聲稱島上管理人員讓他們喝的棕色桶中的水常常是不乾淨的,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管理人員喝這種桶中的水,並且有的島民已經因為喝這種水而感染了疾病。

 
 
那次訴訟的領導者表示,管理人員給島民提供的水裡有很高濃度的化學物質,甚至有糞便的殘留。
 
「如果水很好,為什麼他們喝的水是從外面運來的瓶裝水呢?」
 
「就因為我們犯過罪,我們就沒有權利喝乾凈的水嗎?」

 
 
截至目前為止,只有很少的囚犯在經過治療後被認為對社會安全,被予以釋放。
 
但是幾乎所有的 囚犯都在渴望着離開這個小島。

 
 
然而,
 
慾望是一種可怕的東西,
 
在這些人當中,
 
誰是真正改造了自己,
 
誰在隱瞞着自己的慾望,
 
沒人知道…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268525/Washington-state-sends-violent-sex-offenders-island.html
 
 

  本文已獲 帶你游遍美國 授權 微信號:weloveusa
原文標題:在美國這個小島上,收容着200多名極度危險的戀童癖...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