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三級片教父」,也是80萬1幅畫的藝術家,外表粗糙狂放,卻用3句話撩了妻子20年

  你只看到鰲拜的狂,卻不懂拜月的傷。 誤會 前段時間,國產動畫《大護法》熱映,劇中主角太子,黑長髮,濃眉毛,絡腮鬍…不少影迷驚呼:這莫不是我教主徐錦江?   《大護法》導演不思凡公開回應,對啊對啊,就是徐錦江啊!   說到徐錦江,相信很多人的第一反應還是:「哦,就是演鰲拜那個。」是的,徐錦江演鰲拜。   一張臉寬大深刻,高鼻樑、掃把眉,小眼睛顧盼有神,絡腮鬍子蓬蓬然。五官立體,身材高大。不得不說,身具滿族血統,徐錦江樣貌中透着魁梧,遺留着粗獷野性。   於是很長一段時間,徐錦江成為鰲拜專業戶,也成為狂人反派專業戶,成為硬漢莽夫專業戶。   狂莽成為徐錦江的賣點,粗糙成為他根深蒂固的人設屬性。而這狂莽粗糙背後,寄居着怎樣的靈魂卻不被熟知。   2015年,北京時代美術館舉辦了一場,名為《徐徐丹青似錦江》的藝術展,幾百個演藝界大咖小咖前來捧場,展出的30餘件繪畫和雕塑作品,正是我們印象中的演員,徐錦江親手所作!    有人震驚:喲,糙爺們兒徐也玩兒起藝術了!懂的人說:呵,當演員之前,他本是個畫家!   中國郵政就曾專門為他發行過一套郵票和明信片,簡介處可是明明白白寫着「中國當代書畫名家」,足以證明他在書畫圈兒里的影響力了。    徐錦江在香港出道,但卻個地道的東北爺們兒。他出生在黑龍江一個醫學世家,是中國滿族——南美混血。自小就是關山月的愛徒!  右為少年徐錦江,中為關山月 關山月,何許人也?嶺南畫派第二代大師,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關山月 人民大會堂那幅《江山如此多嬌》,就是其與傅抱石合作完成,他和傅抱石都是我國當之無愧的國畫大家!而徐錦江卻有幸成為他的關門弟子。  《江山如此多嬌》創作期間周總理給了不少意見,現藏於人民大會堂  傅抱石關山月《千里競秀》以1265萬人民幣價格拍出 有名家指點,加上好學,徐錦江的畫技突飛猛進,後考入「中國八大美院之一」的廣州美術學院。   一個前途無量的美術生突然成了演員,原因當然是始於顏值!   畢業到香港,剛開始時,徐錦江辦畫展,畫作並沒有得到重視。卻誤打誤撞,進入香港無線藝員培訓班,和劉德華、吳佳麗、梁家輝成為了同班同學。  徐錦江早年照 1987年,26歲的徐錦江還是默默無聞,有一天,導演麥當雄路過一家飯店,一眼看到正在喝咖啡的徐錦江。這個五官深邃,身材高大的男人,與他心中醞釀已久的角色不謀而合,當場就問:能不能剪頭髮,能不能試戲。   徐錦江想都沒想,欣然答應。後來上映的《省港旗兵2》,成為香港電影史上的重要作品。片中威武的大陸警察李向東,就是徐錦江的熒幕首秀。    他的一頭長髮,也是那時剪掉的,從此就再也沒有長回來。   1994年和梁家輝、王祖賢搭戲,在《水滸傳之英雄本色》中演花和尚魯智深。獲得第1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他的光頭火了,絡腮鬍子火了,魯莽狂暴火了。然後他就成了鰲拜,成了謝遜,歐陽鋒。    許多人至今不懂,他為什麼要中途去演三級片。有人說他好色,但他是出名的正人君子,拍戲前要漱口,不吃刺激性食物。拍戲中除非需要,否則不多接觸女星的身體許多合作過的女星,都寫卡片來感謝他的紳士。   也有人說,他是為了錢。曾經年少輕狂,股市失利讓徐錦江一夜跌入谷底。房子收了,車子都抵押了,只能住出租屋,吃大排檔。   他曾回憶回憶,那段時間,不敢在同一家大排檔吃好幾次,就怕別人認出來。      這樣的轉折讓一向養尊處優的徐錦江,着實體會到生活的艱辛,為了讓自己生活的更體面,他不得不親自動手,修門,弄窗簾,改屋子。他現在改裝房子的能力,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   生活陷入低谷,但為了家人,徐錦江選擇默默承受,他向現實妥協,瘋狂拍片。他曾經一年之內拍攝13部影片,拍到一收工就淚流滿面,拍到一看見劇組的車就心生恐懼,拍到鬱鬱寡歡,拍到懷疑人生。   終於在一個炎熱的夏夜,妻子猛然驚醒,發現徐錦江矗立在床頭,背對自己,窗戶大開。她上去一把拉住了他,而他卻念念有詞:「哥哥走的時候,一定很美吧!」   徐錦江得了抑鬱症,消息不脛而走,大家沒想到,這個在銀幕上乖張兇狠的漢子,內心竟也如此柔軟,如此脆弱。   之後的他淡出熒屏,很長一段時間,他什麼也不做,每天和朋友一起聊天,一起吃飯,短暫的理解和熱鬧讓他終於有機會喘息,但心靈的空缺卻依舊沒能填上。   他回頭審視自己已經走過的人生,從學畫,到涉足演藝界,這轉變中的坎坷艱辛,少有人理解。多年前他的第一本裸體「形神集」出版時,是多麼轟動,又有多少爭議。   他的親妹妹都不敢告訴別人這是她哥哥。只有他的老師關山月,依然給予他支持。而這給予他最大的理解與支持的精神導師,也在幾年前駕鶴西去了,徐錦江的內心只剩下遼無邊際的孤獨。  形神集幾字為關山月親筆題寫 孤獨唯有孤獨可解,徐錦江選擇拾起久違的畫筆與刻刀,在更加深刻的孤獨中求解。他整天整天待在畫室,畫自己,刻自己。   一筆一觸的構造,一次次敲擊鐫刻,殘缺的,聖潔的,橫眉緊蹙的,都是他真實存在的樣子,不管是畫家,還是演員,還是三級片演員,都是他真實經歷的人生。    這一切都靜默地發生,如他那時畫的景,總是一隻鳥,一條魚,一棵樹,一個人形單影隻。永遠流露些遠離塵囂的意味。    朋友說:你的畫太孤獨了!徐錦江說:這就是我現在的內心寫照!   孤獨是迷失者的良藥,漸漸的,身靜了,心清了,心裡的孤獨在畫里找到歸屬,徐錦江意識到,他是個演員,但依然可以是個畫家。   又做起畫家的徐錦江,沒了銀幕上的張狂,卻多了幾分「軸」。有一幅名為《虬鬆勁羅衫濕》的水墨畫,別人開價150萬台幣求購,他想了一下,沒賣,捨不得。   他曾隨手帶了一幅畫出席一個活動,有一位玩字畫的行家看到了,當場出價80萬人民幣要買,他想了一下,沒賣,捨不得。   2014年參加法國巴黎比松春季國際藝術展,有專業收藏雜誌,出「兩萬八一平尺」的價格買他的畫,但他想了一下,沒賣,依然是捨不得。   有人說徐錦江你怎麼這麼「軸」,畫畫能賺錢多好。徐說每次有人說買畫我都感覺像賣孩子,我捨不得, 正是這份「軸」,徐錦江多年來從沒賣過一幅畫!   著名美術評論家紀太年評價徐錦江的作品:中國演藝圈有很多人玩字畫,但有些人只是借着自己的名氣來炒作,徐錦江不是這樣,算得上高水平。    生活中的徐錦江依然「軸」,但軸得頗為浪漫隨性。   他和妻子「螞蟻」從相識到相知相守,只見過三次,說過三句話。1、我是徐錦江,我喜歡你我要和你結婚。2、一周後我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等你。3、你說,在哪領證比較有代表性?        此後,徐錦江開始「帶着家屬拍戲」,他走到哪兒,她就跟到哪兒,幫他扛行李,打理他的生活,因為總看她圍着他轉來轉去,妻子「螞蟻」的綽號也就這樣傳開了。   而徐錦江呢?八尺鐵漢轉身就是「寵妻狂魔」。拍戲賺錢了,主動給老婆;辦展賺錢了,主動給老婆;買房子,寫老婆名字。收藏摩托車老婆不喜歡,那……流着淚也要剁手……   許多圈內人都說徐錦江怎麼這麼「軸」,螞蟻要是走了,徐就真的一無所有。但徐說,相信自己的感覺。   這份看似衝動的婚姻,沒有鮮花蠟燭,卻已走過最艱難的時刻,走過20多個春秋。如今,徐錦江偶爾也還在電視上露露面,但早已沒有早年的急迫與功利,他的心在家庭,在妻子和兒子身上,在自己的藝術天地里。   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建立屬於自己的藝術園區,給自己,也給需要的人一個角落,能夠從日常中沉靜下來,審視自己,看清自己。   在他的演藝路上,飾演的所有角色中,只有拜月教主與他人不同,還是一圈鬍子五官深邃,但舉手投足毫無以往的狂躁之氣,彈指間, 頂級大boss的儒雅內斂水到渠成。   許多人讚嘆他神反差的演技,但也許他的惆悵和憂鬱, 在同樣活在陰影之中的拜月身上找到共鳴。   他的抑鬱還在那裡,惆悵還在那裡,以往的經歷在他心裡投下了暗影,種下了迷惘與糾結的種子,但所幸他心中已有一方凈土,能在被過去和未來裹挾的檔口,供他等待風清。  圖片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已獲 藝非凡 授權 微信號:efifan
原文標題:他是「三級片教父」,也是80萬1幅畫的藝術家,外表粗糙狂放,卻用3句話撩了妻子20年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