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每天都喝汽油!十幾年下來喝了超過一噸的油,沒想到身體竟發生了這種變化...!

程樹梅外出打工,不小心把手指繳斷了,也沒錢醫治。  中評社香港10月14日電/黑龍江大慶市紅崗區杏樹崗鎮中內泡村的程樹梅有一個怪毛病。30年前,喜歡吃特殊氣味的東西。她先是食用汽油、柴油,後來覺得不過癮,1995年竟然吃起了有毒的農藥“666粉”。現在她不但上了“癮”,而且“癮”越來越大,每年食用有毒農藥百餘斤。她為何不怕毒?吃這些東西身體是否受到影響?  喝汽油柴油 吃農藥最香  《黑龍江晨報》報道,程樹梅生活的村子,距離大慶市有近2個小時的車程,是一個約有20戶左右的偏遠小山村,記者幾經輾轉才找到她。程樹梅不在家,經過打聽,記者步行40分鐘在地裡找到了正在放羊的程樹梅。當記者看到年僅51歲,一臉滄桑,弱不禁風的程樹梅時,很難把“嗜毒農藥”這樣可怕的事情與之聯繫起來。她告訴記者,他要和老伴把羊趕回家,讓記者上她家裡等著她。  天快黑的時候程樹梅才回家,她向記者講述了吃農藥“上癮”的事兒。程樹梅告訴記者,她從小就喜歡聞刺鼻的氣味,在生產隊的時候,給白菜打藥,都沒有人願意去,她卻搶著幹,為的就是能問一問農藥的氣味。路上有機動車經過,她也會快走兩步,多聞聞汽油的氣味。時間長了,覺得“不過癮”,大約在30年前,她趁家人不注意,就忍不住試著嘗了一小口汽油,不但沒啥事兒,還覺得挺好喝。  這一喝就“剎不住車了”,畢竟那個年代,汽油是挺貴的東西。後來她為了圖省錢,還喝過柴油。大約在16年前,她偷偷嘗了一口“666粉”,感覺農藥“666粉”是她吃過最好的東西,但是她害怕被毒死,又怕家裡人看到害怕,就自己走到地裡,直到半夜,她感覺自己沒什麼事兒,才回到家裡。  2009年,程樹梅到親屬家飯店打工,親屬不讓她把“666粉”帶到飯店裡,她就沒帶。在飯店打工十幾天,她感到渾身沒勁兒,走路像沒有腳後跟似的,竟暈過去了。在醫院測血壓,高壓僅有50,程樹梅趕緊吃“666粉”,3天後再測血壓,高壓就110,恢復正常了,渾身也有力氣了。每年秋收的時候,程樹梅每天早上不到4時許就到地裡幹活,不吃“666粉”幹不動活、渾身疼、沒勁兒、難受。吃上了“666粉”,身上有勁兒,哪也不疼了。現在,靠著吃“666粉”,她才能再堅持剝十幾天的苞米,秋收的活兒就完了。  程樹梅在地裡幹農活  一天吃三兩 年食百餘斤  程樹梅說,以前喝汽油、柴油都不如現在吃“666粉”香、過癮。就好比一個吸毒成癮的人,讓她抽香煙,已經不過癮,也不起作用了。原先每天吃一小勺、兩小勺“666粉”就挺好,現在省著吃每天二、三兩都不夠,要是管夠吃,怎麼也得斤八的,現在一年吃“666粉”要花1000多元錢。  可是,現在“666粉”國家不讓生產了,也不好買,價格也由前兩年的5元錢一斤,漲到了現在的10元錢一斤,吃不起了!“666粉”斷頓的時候,她還吃過農藥“百草除”,但都不如“666粉”好吃。對於她來講,“666粉”比糧食珍貴多了。  說著,程樹梅從一個裝衣服的木箱最底層拿出一個塑料袋,塑料袋包了很多層。程樹梅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紙包說,現在只剩下這麼一小把“666粉”了,還是上次托他弟弟在肇源縣買回來的。記者走近想看一下紙包,被嗆得眼淚直流,打噴嚏,當場嘔吐。程樹梅若無其事,取了一些“666粉”直接放到了嘴裡,還吧嗒吧嗒嘴。  家族只有她一人吃農藥  程樹梅的大女兒彭偉告訴記者,她的姥姥、姥爺、舅舅、弟弟都沒有吃農藥的毛病,聞著都難受,家族裡只有母親喜歡吃。從她懂事開始就看見母親吃農藥,起初怕她被藥死,都反對她吃農藥。後來,看她沒什麼事兒也就不再反對。母親要是知道她出門,就會叮囑她買些“666粉”回來。  程樹梅的兒媳告訴記者,她和丈夫平時在外打工,家裡和地裡都是由公公和婆婆操持。婆婆平時與他們一起吃飯,飯量不大,喜歡喝涼水,冬天最冷的時候,在水缸裡舀一瓢涼水,要在外面凍成冰碴她才願意喝。冬天的時候坐在炕上,給她扒瓜子仁,她拌著“666粉”吃。程樹梅的兒子、兒媳在外打工也會四處打聽哪裡賣“666粉”,給母親帶回來。    想去治怪病 苦於沒有錢  程樹梅的房子,是村子裡少有的半土、半磚結構的棚子,很破舊,窗戶上面釘著塑料布,外墻皮也脫落了。走進屋裡,記者看到屋裡唯一的家具是一個都掉了櫃門的炕櫃,還有一台舊電視機,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程樹梅家並不為過。  程樹梅告訴記者,自己的這個怪病讓她很痛苦。原本家庭條件就不好,想出去打工都沒人要。去年,好不容易托人找了個打工的地方,不小心把手指繳斷了,也沒錢醫治。本打算幫著兒女帶帶孩子,可是孫子自從生下來,就躲著她,也很少讓她抱,因為她身上有一股農藥味兒,而且家人也怕孩子中毒。  前幾年,她到醫院進行了專門檢查,打算治病。醫院從消化、血液、神經等方面對程樹梅進行了各項檢查,一系列檢查以後,診斷結果顯示為正常。有些項目檢查後的指標數據甚至超過了一般人的正常水平。除了有些貧血,婦科有些炎症以外,一切都正常。  程樹梅也想治她的怪病,醫院也曾建議她住院治療,但是幾萬元的治療費用,她根本無力承擔。後來只能這樣維持下來了,真不知道“666粉”沒有的時候,她該怎麼辦?如何活下去。  記者要離開時,程樹梅問記者是從哪個城市來的,記者告訴她是從省城哈爾濱來的,她問記者像哈爾濱那樣大的城市一定有賣“666粉”的地方,希望記者幫忙聯繫。  對身體有害 有心理障礙  對程樹梅喜食農藥“666粉”這一怪異事情,記者採訪了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內科醫生王秀傑。王秀傑說,程樹梅這樣狀況在臨床醫學上屬於“異食癖”的症狀之一,就像有的人愛吃石頭,泥土一樣。通常這樣的病人食用“666粉”早期會有胃腸道反應,長期食用會造成肝、腎功能的損傷。  王秀傑推測,之所以程樹梅吃“666粉”卻沒有像常人一樣中毒,可能是有機溶劑的揮發性以及程樹梅身體代謝能力、抵抗力、適應能力強,是她長期食用“666粉”而沒有檢查出問題的原因之一,但更加科學徹底的解釋還需要研究。  黑龍江植保站藥介科的工作人員林正平介紹,“666粉”成分是廉價的化工原料氯攪拌到苯中的合成物,製作起來很簡單,一般的小作坊或個人即可製作完成。“666粉”是一種有機氯殺蟲藥,毒性屬中性,人食用後會中毒,但不會致死。由於在體內代謝緩慢,人長期食用,肯定有害。同時,“666粉”由於污染、殘留性很大,國家已經禁止生產近10年,程樹梅買的“666粉”可能是十幾年前生產的商店剩貨。這樣的話,“666粉”早已經過期,毒性會很小。  記者咨詢了心理咨詢師岳鬆波,他介紹說,程樹梅有食用“666粉”的嗜好,與她童年、成長、婚姻的經歷有關,正常人是不會服用“666粉”的,她的背後有壓力的根源,是心理壓力導致的心理障礙。在她第一次食用“666粉”時,神經系統產生一種條件反射,是快樂的條件反射,加之沒有人指導、糾正她的行為,久而久之,嗜好便形成了。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