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娘要彩禮,按女友體重一斤兩千,一周後,丈母娘來電,不要彩禮了!

你聽說過按女友體重付彩禮這一說嗎?想必聞所未聞,我之前也是。由於沒有一點點心理準備,當我岳母以一種一本正經、絕非戲謔的口吻說出來之時,不僅令我跟女友兩個人全都張口結舌地望著她,那副神情如同兩個十足的傻瓜。

我跟蚯蚓是在大學時代開始相戀的,她的本名叫邱瑩,蚯蚓是我們之前給她起的溺稱,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叫她的。
她家就是這個城市的土著居民,而我則來自鄉下。我們學校男生宿舍與女生宿舍樓並不是分開的,一個性別一層,交錯開來,男單女雙,也不知是哪位校長或領導的主意,說是這樣便於管理又挺利於保持生態和諧。
我那時住三樓,蚯蚓她們住在我們樓上正上方,本來毫無交集,不過有一天,一陣風將她送到了我的面前,真是命運送來驚喜事先都不會通知你一聲。蚯蚓曬在陽台外面的衣服被吹到了我們這一層,掛在了外面的鐵鉤之上,當時只有我在寢室內,怕被吹到地上去弄髒就替她收了進來。

之後的故事就這麼展開了,清風流水一般自然而純凈,我們成為了一對校園情侶。我們在那樣一個年齡相識相戀自然不會過多地關注對方的家境,更何況,對於未來,我們也滿懷著希望,覺得將來的我們就算是只憑自己的聰明才智、學識膽量也能闖出一番天地,從來沒為了明天會如何而擔心過。
蚯蚓生性比較安靜,跟她的別名一樣喜靜不喜動,呆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她跟我的寢室。我們就算是一起看看書、追追劇之類的她就很滿足了。
我沒出現之時,她床底下有一個拴著長長繩子的小竹籃,據說是方便伸到樓下買外賣的,其人之懶可見一斑,而自從有了我之後,像這種為盒飯跟零食跑腿的任務就交給了我。

如今我們已經畢業工作三年了,雙雙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之前她家因為我來自鄉下這一點頗有微詞,不過看在我別的方面都還好倒也沒表示出多大的反感與不同意。
直到雙方家長正式見面談彩禮之時,我岳母冷不防地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按女友體重算彩禮的要求,之前一切都還在軌道之中。蚯蚓是個死宅嘴饞不愛運動的吃貸,這一點以前在我看來還蠻可愛的,體重保持在110斤左右,按岳母提出的一斤兩千算彩禮計算,我需要給的彩禮是22萬元。看著岳母一本正經不允許討價還價的樣子我勸我的父母答應了。
我們家當初想付的彩禮是10萬,這是我父母能力範圍之內可以拿出來的數目,為了早日迎娶蚯蚓,回去之後我除了上班之外還利用晚上擺地攤努力拚命地賺錢。
算了算,雖說比較辛苦,可月收入在15000元左右,算下來不到10個月可以湊齊彩禮上面的缺口,頂多推遲一年之後我們就可以結婚了。
那段時間我忙於工作,平時跟蚯蚓聯繫得不多。還只有一周之後,我岳母突然打來了一個電話,笑呵呵的說:「梁彬啊,那個彩禮之前是跟你開玩笑啊,你不要當真,我們不要彩禮了,你儘早準備婚事吧。」
我既興奮又納悶,當初岳母的表情可不像是開玩笑,怎麼一轉眼變化這麼大。

正尋思之時,手機又響起來了,我一看,是女友蚯蚓打來的。接通之後她有氣無力地跟我說:「你得請我連吃一個禮拜的大餐才行,我為了彩禮的事情都絕食一周了。我說我媽就是看我胖,才用這種辦法來要彩禮,簡直是污辱我。我跟我媽保證說自己要從110斤減到80斤,以前一直沒動力,現在終於有目的了。我媽害怕了,她看我天天不吃飯光喝點水嚇到不行,現在只能舉手投降了。其實我每天躲在房間裡面吃餅乾,餓倒不餓,只不過這滋味太難受了,現在想想那些麻油鴨、手撕雞、醉蟹之類的東西直流口水啊。」
我哭了,女友太讓我感動了。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