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下極具張力的人體,遊走在情色邊緣,讓慾望優雅綻放


用鏡頭所展示的性感畫面,
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
 
羅伯特·梅普爾索普
 
 
「我想成為一個
全世界都想在夜間談起的
床上故事。」
——羅伯特·梅普爾索普
(Robert Mapplethorpe)
 

 
羅伯特·梅普爾索普自拍照
 
羅伯特·梅普爾索普,
一個到死都飽受爭議的攝影大師,
在那個思想觀念還較為保守的年代,
他就毫不避諱自己的同性戀身份 ,
1989年3月9日死於艾滋病。
 

 
 
如果你認同 隱晦優雅的肉體,
才是真正的性感 ,
那麼你可能會喜歡上,
梅普爾索普的攝影作品。
 

 
 
他也是第一個關注男性中弱勢群體的攝影藝術家——如黑人、同志、變性人、易裝者等。
 

 

 
 
對於性感與情色的界限,
拿捏得遊刃有餘的他,
用鏡頭所展示的性感畫面,
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
 

 

 
 
他巧妙地利用光線和場景,
營造出了簡潔乾淨,
但又充滿着挑逗的氛圍,
使得模特在舉手投足間,
都帶着若隱若現的性感 ,
不停地挑逗着我們心中的那份悸動。
 

 

 
 
力量與舒展的肢體,
展現的是 人體獨特的魅力。
 

 

 
 
1946年11月4日,梅普爾索普出生在紐約皇后區的一個天主教家庭,後在布魯克林區普拉特研究院主修版畫藝術。
 

 
 
70年代中期,
他用他的哈蘇相機,
開始為身邊的人拍照。
1976年在紐約首次舉辦個展,
迅速走紅。
 

 

 
 
當時,他憑藉自身的社交能力,
躋身紐約核心藝術圈,
甚至獲得了進入上流社交圈的機會。
他為安迪·沃霍爾拍攝的肖像,
至今仍是全球最昂貴的攝影作品之一。
 

 

 
安迪·沃霍爾
 
到了80年代,
他開始拍攝 人體、
花卉和名人肖像 。
 

 
帕蒂·史密斯
 

 
阿諾德·施瓦辛格
 

 
蘭花與手
 
在那個年代的主流視覺藝術中,
男性藝術家們是觀看的主體,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是被觀看的客體。
 

 

 
 
以至於女性藝術家們只能抱怨:
女人只能光着身體  
才能進美術館。
 

 

 
 
女性主義攝影藝術家,
大都立足於自身性別,
以自拍或拍攝其他女性的方式,
來求得與男性藝術的區別。
因而真正關注到男性中的
弱勢群體的攝影家就很少。
 

 

 
 
從這個角度說,
梅普爾索普可謂開創了先河。
他率先拍攝了黑人男人體 ,
採用極其柔和的光線,
揉合模特細膩的皮膚和健碩的肌肉,
表現出一種強烈的陽剛和陰柔混合之美。
 

 

 
 
梅普爾索普因「壞男孩」、
「暗黑王子」的綽號而聲名鵲起 ,
而他也充分利用自己的名聲,
博取公眾的關注,吸引大眾眼球。
 

 

 
 
他拍攝的許多人體作品,
尺度都極其大膽,
甚至可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
他曾拍攝了不少捆綁的照片,
這些關於「愛」的作品,
也成為了梅普爾索普,
長期備受爭議的藝術作品之一。
 

 

 
 
有時他甚至情願
將自己的作品歸為色情作品 ,
為畫面能激發觀眾的感官而深感欣喜。
 

 

 
 
因此不得不說,梅普爾索普
其實是一個很有商業頭腦的人,
越爭議,他就越成功。
 

 

 
 
但古典趣味和注重形式,
又使他的作品 雅俗共賞,
廣受歡迎。
 

 

 
 
他作品中擁有的 精良畫面,
以及崇高的 美學風格,
被世人視為精妙的高雅藝術。
 

 

 
 
他在作品中暴露身體,
盡情展示內心深處的慾望。
但這更像是一場自我獨白,
與下流無關。
 

 

 
 
人體,這個容易引起騷動的主題,
卻在他自己布下的唯美視覺之網中,
以將情慾徹底過濾的方式,
撲滅了肉體的人間煙火氣。
 

 

 
 
而梅普爾索普所拍攝的花朵,
因為花的艷麗、
尖端和迷人的外形,
被世人稱為 「紐約花」。
 


 
 
在一般人的眼中,
花往往象徵生命的盛開與熱烈,
總給我們以一種 明快的精神。
 

 

 
 
而在梅普爾索普
魔幻般的光線的戲弄下,
花卻成為一種精靈般的存在。
 

 

 
 
它們像一個個
浮現在光的空間中的孤魂 ,
有時以群芳的密匝,
展示一種密集的存在,
有時也一枝獨秀地,
孤立於世人的注視。
 

 

 
 
1986年,梅普爾索普被查出患有艾滋病。這場終結一個喧囂時代的致命瘟疫,將許多人傑永遠地封存在冰冷的時間裡。
 
1989年3月9日,他在波士頓因艾滋不治病逝,終年42歲。死後被葬在皇后區他母親的墓中。
 

 
 
梅普爾索普曾經的戀人和靈魂伴侶帕蒂·史密斯說:「羅伯特涉足人性的陰暗,並把它轉化成藝術……他毫不做作地創造了一種無損陰柔優雅的陽剛氣質。
 
他在表現某種新的東西,某種不同於他所見過、所探索過、也尚不曾被見過和被探索過的東西。」
 

 
梅普爾索普和帕蒂·史密斯
 
也許是題材過於激進,
抑或是其作品背後的理念過於前衛,
在他去世16年後的2005年,
莫斯科舉辦梅普爾索普攝影展時,
還特地張貼聲明:禁止青少年參觀。
 

 
 
不管梅普爾索普的爭議多麼大,
其在攝影史上的地位已經是鐵板釘釘。
拋開道德的評價,其藝術成就,
足以夠得上大師的名號。
 

 
 
梅普爾索普曾說:
「在這個喧囂繽紛的世界,
我知道你更喜歡彩色的花,
所以你可能不會喜歡我的 。」
 

 
 
然而人們依舊會為
梅普爾索普的頑劣、自我,
以及攝影技藝的精湛所好奇,
為他驚艷的作品叫好叫座。
 

 
 
梅普爾索普去世後,
帕蒂為他寫了《紀念的歌》,
詩歌的最後幾行寫道:
 
「滿牆的花朵
掩飾了這個青年所有的淚水
他一無所有,卻緊握着榮光
他握住的將是上帝的手
引領他走入另一座花園 」
 

 
 
 
生活中我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回到家,看着堆滿筐的衣服,
說周末我再洗!
看着積滿油漬的廚房,
說有時間我一定要清理!
面對味覺刺激的麻辣燙,
吃着也小心翼翼,不敢大快朵頤!
到了周末,
小仙女要去逛街,看電影,吃美食,
可是家務怎麼辣麼多!!
還好,我找到一款洗衣新科技,
泡一泡,油漬污漬自動脫落,
不傷手,又省心。
周末再也不用窩在家裡,
一直做家務,
o2泡在手,家務輕鬆搞定,
周末也可以出去做個小仙女。
 
 本文已獲 藝非凡 授權 微信號:efifan
原文標題:他拍下極具張力的人體,遊走在情色邊緣,讓慾望優雅綻放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