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在城市黑暗的角落,靠出賣身體換取金錢…他們,就是英國當代男妓…

話說,在英國大部分地區,提供性服務是合法的。只有違背本人意願的賣淫,或者是在公共場所拉客、開設妓院等才會算作違法行為。據統計,現在的英國約有10萬名性工作者,其中有20%是男性。 BBC最近走訪了幾位不同出身不同背景,卻同樣都在提供性服務的英國男妓,揭開這些邊緣人士不為大眾所熟知的生活…… 有些男妓們說,賣淫不過是自己的賺錢手段,「我用這些錢來供給我的生活,同時可以發展自己的事業。」但是對於大多數男妓來說,賣淫他們別無選擇的生存手段,「一開始一晚只接客一次,後來變成兩次,然後越來越多……」被灌毒品,被搶劫,被強姦……從難過到習以為常,這些男人遊走在城市最黑暗的角落,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往肚子裡咽…… 這是東倫敦的一個下午,Daniel(化名)剛剛結束自己今天的第一個業務, 十幾年前從大學輟學之後,他開始從事性工作,從此成為了一名全職男妓。Daniel剛搬到倫敦六個月,還在建立自己的客戶網絡,他提供一個小時100英鎊的按摩服務,150英鎊的性服務還有250英鎊的過夜服務。「我接待的一般都是單身男性,」Daniel說的小心翼翼,「其中大部分都是出櫃的Gay,但是也有很多人已婚,並且在努力掩蓋自己招男妓的事實。」Daniel的客戶年齡層跨越很大,從35歲到80歲都有,最老的一個客戶85歲。這些客戶都是他通過app和網絡找來的,據統計,當代80%的男性性工作者都在利用這樣的方式來推銷自己。 每天的晚上六點到凌晨四點,都是Daniel最忙碌的時候,他會收到各種各樣的信息和電話,詢價,預定,接單,像一個生意人一樣不亦樂乎…… Daniel說,雖然他是一名靠賣淫為生的男妓,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線」,他不接受無保護措施的性行為和「化學性愛」——一邊使用毒品一邊發生性關係的行為。 相比較其他而言,Daniel算的上是賺得很多的,所以他在接客方面會克制而有原則,但是在英國,還有許許多多的其他男性性工作者,為了賺錢而把自己置於危險境地,比如直接在街邊提供性服務。 約有5%的男性性工作者會直接在大街上提供性服務,其中,曼徹斯特的街邊男妓數量遠大於英國任何一個地方,在這裡,有許多男妓會聚集在被稱為歐洲最有名的「同志村」的地方——運河街。 在運河街,街上面是燈紅酒綠的酒吧商家,遊客人來人往,但是在街邊、大橋下的陰暗角落,不少性工作者正在偷偷進行交易…… 在這裡,性工作者非常脆弱,他們沒有錢,無家可歸,找不到工作,靠賣身來艱難度日。 Tyler(化名),就是這些在曼徹斯特運河街的男妓中的一員, 在鼓起勇氣跟家人出櫃之後,他不但沒有得到家人的理解,反而被家人斷絕關係,一氣之下,他來到了曼徹斯特。在這裡,他沒有任何認識的人,沒有錢,沒有住所,也沒有工作,僅僅一周之後,他成為了一個流浪漢,迫於生計而開始賣淫。在一開始,他覺得不太好意思,但是為了錢,慢慢的他每晚接客的人數越來越多,一直到自己無法承受為止。 像這樣在街邊從事性服務非常危險,就拿Tyler來說,運氣好的時候,客戶會給他50英鎊作為報酬,運氣不好的時候,客戶甩甩膀子就走,甚至還有的時候,客戶會反過來搶劫他,把他鎖在車裡,逼迫他交出身上的現金……在這之後,Tyler開始通過網絡推銷自己,但是危險並沒有減少。有一次,他還被客戶帶人強姦……性服務的地點定在酒店,「我到的時候,只有一個人在哪兒,」憶起這段經歷,Tyler的聲音顫抖起來, 客戶給他灌了下藥的酒,他暈了過去。「當我醒來,我發現自己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周圍有四個裸體的男人,對着我做各種噁心的事情。」在當時,他太害怕了以至於不敢離開,但是這些人非常囂張,篤定他不會報警,在輪姦他之後揚長而去。「他們就直接放我走了,他們對我會怎麼做完全不在意。」……而Tyler確實沒有選擇報警。 根據調查顯示,約70%的男性性工作者在被傷害後不會選擇向警方報案,因為他們都和Tyler一樣,害怕報警之後,警察會對他說,你是一個性工作者,這本身就是你的錯。「我真的很害怕,對不起。」Tyler聲音帶着哭腔,「很多人覺得男性被強姦不能跟女性被強姦相提並論,但其實是一樣的。」 不過,有黑暗的地方,自然也有光明,同樣在曼徹斯特運河街,有一家叫做The Man’s Room的公益組織,是全英國屈指可數的為男性性工作者提供幫助的地方,而Hayley Speed就是這家公益組織的員工,她的工作任務是儘可能的保護男妓們的安全。 「當我們和性工作者談起他們第一次提供性服務的年齡,最常聽到的就是,我從14、15歲就開始了,」Hayley說道,「但是這並不是性服務啊,這本質上是性虐兒童。」讓Hayley非常難過的是,這些男性性工作者覺得,遭到性騷擾甚至強姦在內的性侵犯,都是非常正常和普通的事情。他們大多都不願意報警,而是選擇息事寧人,把極端的行為正常化,認為是自己提供的性服務的「一部分」,是自己應該做的。每次遇到這樣的人,Hayley只能努力改變他們的想法,給他們提供協助…… 同時,曼徹斯特的警方也表示,他們早已意識到「男性被強姦案的低報案率」,他們鼓勵所有受害者都能夠勇敢的站出來。Shaun Donnellan表示,「我們會不遺餘力的為任何,遭遇痛苦的人伸張正義,我們會與曼徹斯特受害者組織緊密合作,來支持向我們報案的男人。」或許,像Tyler這樣認為自己會被警方歧視的想法,只是一種思維定勢,而實際上情況則並不如Tyler想的那樣絕望…… 如果說,Daniel是把賣淫當做全職工作,Tyler是被生活所逼無路可走靠賣淫生存,那麼還有一些人,則把賣淫當做「愉快的」兼職,當做賺錢的好方法…… 有人統計,在英國,有5%的學生都曾經或正在從事性服務行業,Tom就是其中的一員,白天,Tom是一名在校學習設計的大學生,而夜晚,他是提供性服務的男妓。 「我不認為這是什麼難事,只要你能把界限分的很清楚。」Tom說,「我的職業,就是我白天做的事情。我夜晚做的事情,只是我養活自己的方式。」跟在運河街艱難度日的流浪漢性工作者們不同,Tom的生活過的非常愜意,「作為一個學生,我有足夠多的空閒時間,賺的錢也足夠我的花銷,甚至發展我其他的事業。我完全不覺得掙扎。」而對於其他同學所從事的正常工作,他表示尊重,但是不會去做,因為覺得「那麼一點錢,那麼長時間,對我來說太不值了」。 在英國的性工作者中,還有一些是提供「化學性愛」服務的,他們會跟客戶一邊磕嗨,一邊啪啪啪,享受所謂的「極致的刺激」。Toby是剛入行18個月的新人,他的客戶50%都要求這樣的化學服務, 「有的人一嗨是幾個小時,有的人可以持續一個星期……」說起服務中的經歷,Toby侃侃而談。在以前,他每天需要工作12個小時,一個小時9英鎊,但是這還不如他現在工作一個小時的錢,所以他立刻投身進了這個行業。但是,Toby否認自己是一個癮君子,「在提供性服務的時候,我會陪他們一起嗑藥,但是在其他時候,我可以輕鬆的讓自己脫離,不想任何這方面的事情。」像Toby這樣使用毒品的性服務,在英國當然是非法的,所以Toby是走在犯罪的邊緣,以自己的生命和前途為代價,賺着「快錢」。 從全職性工作者,到兼職性工作者;從克制有底線的提供性服務,到為了賺錢而違法犯罪;從依靠賣淫艱難度日到賺錢賺得眉開眼笑……這些形形色色的男性性工作者,都是英國當代男妓的小小縮影。 對於這份「特殊的」工作,他們的態度各不相同,但是當問到家人對自己的工作怎麼看時,這些男性性工作者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沉默……他們害怕家人發現,也沒有什麼業外的朋友,他們說,這就是這份工作的代價…… 花着用身體換來的快錢,過着孤獨甚至痛苦的日子,遊走在城市最黑暗的角落……是這些男性工作者太年輕,不知道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標好了價格嗎?也許他們是知道的,但是他們依舊這樣選擇…… Ref:http://www.bbc.com/news/uk-42265838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5qv5qh --------------------------------------一個在野設計師的日常:看到tom是個學設計的學生,百感交集,設計不僅禿頂還凸腚……  王阿駱:弱弱問一句多少錢?(在違法的邊緣試探  Breeny龍靈:為什麼我在歐洲的好幾個男妓朋友身上都有一點奇怪的藥味…… 木樹之森:出賣自己的人 比 侵犯別人的人 要高尚的多。 外星人大王柴柴:我一直在等有一天我的小姐妹們帶我去到一個漆黑的神秘場所,突然燈光一亮,一排鮮嫩嫩的小帥哥現在面前等我挑選……算了,我沒這種姐妹,也沒這膽子招妓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