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變態殺人案!古屋榮雄「殺錯人」將支解的屍塊畫下...寄給死者家人



1954年(昭和29年)9月5日夜裡,古屋榮雄(ふるやひでお/當時29歲)將偶然遇到的「甩了自己的女人」絞殺之後,用大砍刀和輕便剃刀將屍體分屍後丟棄於糞坑之中。可是事件過後1天古屋看了新聞報導才發現,自己所殺的並非「甩了自己的女人」,而是另一個叫木村江利子(假名/19歲)的素不相識的女子。
古屋在事件發生74天之後被捕。面對警察的調查,他供述說「那個是搞錯人了」,但最初誰也不相信。之後隨著調查,雖然經判斷的確是搞錯人,但對古屋還是以殺人、屍體損壞、屍體遺棄罪進行了起訴。


古屋榮雄出生在山梨縣東山梨郡鹽山町(現名「鹽山市」)的一箇中層農家,父親用所持有的一臺拖拉機兼職運輸業。古屋5歲時,曾罹患腦膜炎。7月的炎熱夏日,玩耍中忽然發燒,高燒達40度以上,入院一週持續著意識混淆的狀態,高燒了整整10天之久,住院長達50天時間。


古屋兒時入學鹽山小學,成績為「丙」(譯者:日本一些學校成績分為「甲乙丙丁」四級),同屆畢業生的285人中的第285名。畢業後沒有幫助農活,而是沉迷於製作模型飛機、手工為小雞小羊做窩等木工活。後經學校介紹進入附近的一家電器公司就職,但隨後因父親罹患神經痛而在6個月後辭職。之後雖然歸家幫助農活,但也就是從此時開始了他的夜遊生活。


在鹽山町開往甲府的公交車上扒竊也是在那段時間開始的,被逮捕了3、4次。1942年(昭和17年)9月,被判處8個月有期徒刑,緩期2年執行。因為這件事,在當地被稱為「前科者」「壞人」等受盡了白眼。後來不久後住進町內一家建築器材公司進行工作見習,非常認真地工作,但隨後卻被發現偷竊公司的銅材搬回家,緩期執行被取消,改為立即執行1年有期徒刑,1944年(昭和19年)4月,被北海道函館的少管所收押。


1945年(昭和20年)8月9日,從少管所出獄,返回家鄉幫忙做農活的同時,還開始製作傢俱、拆卸電器用品等工作,開始了為期4、5年的平靜生活。


1950年(昭和25年)春,針對傢俱製造、電器用品販賣的稅收開始變得嚴格,古屋失業了。從那時開始性格漸漸變得粗暴,當時在日本開始出現的舞廳在鹽山町也逐漸興起,當時25歲的古屋開始不斷前往。


在那裡,他結識了一位名叫近藤典子(假名/當時18歲)的女性。女工人的典子是一位皮膚細膩臉龐姣好的美人,同住在鹽山町內,是當地某農家的女兒。


古屋的容貌在任何女人眼中都稱不上好看,甚至可以說是能夠成為逮捕令級別的非常特別的醜面具一般的臉。到目前為止,別說能稱之為戀人的女人,就連關係稍微親密一點的女性都沒有,而遇到了用溫柔態度對待這樣的自己的典子,古屋則更加欣喜若狂。


古屋作為做出如此慘無人道的分屍殺人事件的人,從供述書中關於性的部分的陳述來看,這個動機與嫉妒或者憎恨不同,也許可以認為是對女人身體興趣的缺乏。根據供述書,古屋的特殊性癖好大致上是以下的樣子:

從少年院回到家鄉,放棄了做傢俱而一直到處遊玩的那段時間,被朋友帶去花柳巷,害怕得直發抖。還想著對方不好的話改去看電影就好了。親切的女人比較好。在花柳巷稍微呆了一段時間,也想著睡一下的,但是一看到女人的那裡就立刻噁心起來,中途就回家去了。比起明亮的地方還是暗一點的地方比較好啊。跟女人睡得時候,看到女人的身體也沒法自然地興奮起來,態度不友善的話立刻就想回去了。

討厭像妓女一樣的女人。果然還是溫柔的類型比較好。典子和那些妓女完全不同,很快就喜歡上她溫柔親切地態度。覺得是我喜歡的類型的女人。但是,很積極地想要的女人也很討厭。跟典子接吻的時候也是,用親切地態度隨便刺激一下就興奮起來的時候也有,雖然也曾經有想要(做愛)的想法,但是覺得正式結婚之前還是忍耐一下吧。


跟典子認識之後的4年時間裡,一次都沒有去過花柳巷,連自己(手淫)都沒有過。雖然聽說過女人也好男人也好都會(手淫),因為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所以也沒做過……跟女人交往的時候性慾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只要態度親切就好。


古屋把希望跟在舞廳認識並交往的典子結婚的事情跟雙親報告的同時,也去訪問了同在鹽山町的近藤家。那時候,雖然古屋的雙親覺得也不幫忙農活就知道一直到處玩樂的兒子終於想要結婚而表示贊成,被勉強拉著一起去拜訪了未來的親家。卻遭到了近藤家的拒絕,理由是古屋沒有正式的職業。


1952年(昭和27年)夏季的時候,雖然古屋進京去芝田村町的某傢俱店工作,但因為工作態度懈怠而不到一個月就被解僱。之後,輾轉於墨田區吾妻橋附近的借宿住宅和淺草山谷附近的臨時工住所,在街上步行販賣鈕釦、給人畫畫像等等方法賺錢。畫的評價也說不上好,被人說不知道哪裡就是透著一股奇怪的感覺。9月份因盜竊被抓現行而被捕,雖然暫緩起訴,但近藤家卻因此而更加對古屋敬而遠之,連典子也開始厭惡與古屋結婚的事了。


1953年(昭和28年)7月,古屋再次攜雙親拜訪近藤家,這次被典子的父母果斷拒絕了。

「如果不能認認真真地計劃生活的話,我們決不會同意這門婚事的。」

但是,古屋卻沒有放棄,數次前往近藤家責怪悔婚的典子及其雙親。終於,忍無可忍的典子逃到了埼玉縣的姐姐家。之後,在東京都的食堂裡幹活、在埼玉的旅館裡工作等等四處輾轉。但古屋卻很快就前往了姐姐家,典子的姐夫說「能找到正式工作就告訴你典子在哪裡」,給他介紹了朝霞的電影院的工作。在那裡繪製宣傳板和海報之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是古屋喜歡的工作,他在那裡持續工作了近1年之久。但這期間,姐夫並沒有告訴古屋典子的住所。


難道說,典子已經結婚了?搞不好是因為已經跟其他人結婚了,所以姐夫才會隱瞞她的住處……


1954年(昭和29年)9月1日,古屋辭掉了朝霞的電影院的工作,開始了尋找典子的旅程。覺得典子肯定還住在姐姐所在的埼玉縣,而開始在縣內四處徘徊。


這4天時間裡,古屋一邊在路邊給人畫像一邊到處尋找著典子。小孩子的畫像30日元,大人50日元,一天大概能有500日元左右的收入。


9月5日下午1點左右,偶然在東上線新河岸站的站臺下了車,在番薯田和稻田廣闊的埼玉縣入間郡高階村四處信步而行,眼看著天漸漸黑了,覺得走累了就隨便在站前的食堂吃了飯,之後繼續在車站附近徘徊。


下午9點40分左右,黑暗中的古屋眼前走過了一個女性。雖然沒有看清楚臉,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白色的帆布鞋,燙著捲髮,毫無疑問是個年輕女子。髮型、走路方式、體態都和近藤典子有些相似。


典子那傢伙,難道是嫁到這邊來了嗎。所以說姐夫才不肯告訴我典子的住處啊。可惡啊,這種女人,我要殺了她!


古屋跟在女子身後大概150米左右的地方,直到進入一片漆黑的稻田中的小路,靠近到女子2、3米處,立刻追上女子,喊著「詛咒你!我詛咒你這傢伙!」,用雙手狠狠掐住了對方纖細的脖子。女子連抵抗都沒能來得及。之後古屋把女子拖入附近的稻田,用身上帶的布手巾絞住對方的脖子直到完全停止呼吸。此時雖然看到了女子仰面朝上的臉,但古屋事後卻說完全沒有發現這是和典子不同的另一個女人。而這正是素不相識的木村江利子(假名/19歲)。


那之後,古屋把女子的屍體肢解。之後的精神鑑定中,他做出瞭如下供述。
問:為什麼切掉兩隻腳?
答:為了讓她死了也不能再活動……為了讓典子那混蛋……破壞約定的混蛋傢伙再也不能動……
問:沒有想要從膝蓋開始切嗎?
答:感覺隨便從哪兒開始都好。
問:花費了大概多少時間?
答:不曉得吶。(實際上,兩個下肢、左右乳房、陰部等部位的切斷、削取等等事折騰了整整一夜。)
問:沒有出血嗎?
答:不曉得吶。
問:從哪兒開始切的?
答:不曉得吶,這種事情……
問:從腰開始切的吧,為什麼這樣?
答:不曉得吶,理由這種事情誰曉得。
問:切除關節花了多少時間?
答:誰曉得這種事情吶。
問:再詢問一次,從那裡開始切的?
答:從乳房開始。
問:腳是從根部開始切的嗎?
答:嗯,是的。
問:屁股的肉是怎麼切的?
答:不管哪兒的都是趴著切下來的。
問:為什麼沒有切斷兩隻手?
答:已經切了兩隻腳了,感覺很麻煩。
問:陰部包進了布里的事情還記得麼?
答:往草編袋裡裝的時候包起來了,為了無法再跟男人發生關係。
問:為什麼要削掉腳上的肉?
答:因為裝不進草袋裡面,為了讓她沒法逃走。
問:花了不少時間吧。
答:……(支支吾吾沒有回答)
問:為什麼要把陰部拿走?(譯者注:此處日文有兩種翻譯,「為什麼」和「用什麼」,古屋理解成了後者)
答:嗯…………用手拿的。
問:為什麼要拿走?
答:不知道為什麼……乳房也拿走了。
問:腳和乳房,那部分是先切掉的?
答:奶容器的部分先切的。
問:為什麼要切腳?
答:為了讓她走路困難嘛。
問:犯罪之後做了什麼?
答:把肉扔在神社的院子裡,之後在神社大殿裡睡著了。早上起來的時候感覺到亂糟糟的騷動,然後似乎是巡查還是什麼人的進來了,沒怎麼注意。連狗都進來了哦,不過,沒有叫哦,那傢伙,真是笨蛋啊!


精神鑑定的結果認定為道德意識低下、性格異常、輕度精神障礙,但也判定犯行時並未處於重度意識障礙的狀態。

古屋被逮捕之後,就自己實行的分屍殺人的經過繪製了「分屍殺人圖」,把它們畫成類似四格漫畫的感覺提供給了警署。封面上有「H·H」字樣的簽名。圖上描繪了骷髏與骨頭、大折刀、輕便剃刀、正在切割的腳等等,還登場了看起來像月光假面一樣帥氣的犯人(自己),角落裡還畫了大大的問號,周圍還畫了花邊。並陸續繪製了《深夜中的我追逐江利子圖》、《深夜中的我絞住江利子之首圖》、《深夜中的我在旱稻田裡放倒江利子圖》等細緻的圖片。


然後,驚人的是在審判量刑確定的時候,古屋只要有空就會繼續繪製「分屍圖」,然後還很殘酷的把它們寄到被害者木村江利子家裡。其中一張畫紙上精細地畫滿了乳房、腳和陰部等等被分屍的部位。


古屋犯行時29歲,這個數字「29」的讀法變成「ニク」(譯者注:把「二十九」作為「二九」的另一種讀法,日文中諧音同「肉」)來寫了以下一封惡作劇信件寄給了自己家。(保持原文摘錄/最後一句中「身體」之前漏寫了「保重」):


美妙之極的二九(肉)故事。皮二九(肉)(譯者注:「皮肉」在日文中有「被命運捉弄、輾轉反覆」之意,下同)得一年。在二九年滿二十九歲的男人在九月份把一個十九的姑孃的二九(肉)切成碎二九(肉)。二十九歲的男人在同一天皮二九(肉)得尋找一個十九歲時認識的女子。縱使皮二九(肉)也終未得見,不可思議的是二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被捕,實在可以稱得上是皮二九(肉)之極的事。那麼,請各位身體。


1955年(昭和30年)2月21日,浦和地方法院(現名「埼玉地方法院」)對古屋判處了無期徒刑。古屋認為量刑過重。


8月20日,東京高級法院開庭審理,做最終詢問的時候,近藤典子作為證人出庭,站在證人席上發言:「是古屋隨便認為我是他的戀人,但實際上我跟他完全沒有關係。」


在1米之外聽著的古屋頓時怒火中燒,忽然,跑近正從證人席上退出來的典子,用藏起來的竹片刺向典子的胸口。瞬間法庭一片大亂,雖然典子右胸只受了一個深1公分,2周之內就痊癒的傷口,但此次大鬧法庭卻在法官面前留下了非常差的印象。


凶器的竹片是使用關押的房內竹製蠅拍的柄折斷而成。
8月30日,東京高級法院1審取消無期徒刑判決,改判死刑。
1957年(昭和32年)7月19日,最高法院駁回上訴,終審量刑死刑。
1959年(昭和34年)5月27日,在仙台監獄分所執行死刑。時年34歲。
另外古屋在獄中陸續描繪了許多繪畫作品,從表達心境的地獄繪圖到山水花鳥等數百張之多。



轉載自:huanqiujiemi
本帖最後由 amcca49 於 2017-1-4 19:37 編輯

立即加入
-->搶先看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