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的捨棄正妹,反而跟恐龍相談甚歡!?結果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原來獵豔高手都是「這樣」追妹的!!

如果說剛才的由佳和惠子是比平均值稍微可愛一點,現在這桌坐在永澤先生對面的,很明顯比平均值漂亮很多,至於我面前的這位,則是介於普通跟恐龍之間,還有點胖胖的。店員過來招呼,我們開始加點飲料。「我要可爾必思沙瓦!」胖妹說。「我還沒喝完,就不用了。」正妹說。我和永澤先生則又點了啤酒。「我去拿點吃的過來,想吃什麼嗎?」我問。「我要吃炸雞塊。」胖妹說。「我吃什麼都好。」正妹有點客氣。我拿了炸雞塊和白蘿蔔沙拉回座位時,飲料已經上桌,而永澤先生不知為何一直和胖妹聊天。「啊,渡邊,這位是春奈小姐,在不動產公司做行政的。」「妳好,我姓渡邊。」「你好,我是春奈。」「還有這位,呃……」永澤先生看著正妹一眼,說:「抱歉,我忘了妳的名字。」「啊,我是愛子。」正妹自我介紹。「那,先乾杯再說吧。」我這麼說,大家也舉起酒杯。或許是因為酒精催化的緣故,我一開始就沒那麼緊繃了。我像剛才一樣說明自己的住處和專利師的工作,以及我和永澤先生是怎麼認識的,永澤先生則和春奈聊得很開心。後來,春奈聊起了動畫。「妳最喜歡吉卜力哪一部?」永澤先生問。 「我還是最喜歡天空之城啊。」春奈回答。「天空之城很不錯耶,我喜歡那個有飛行石的奇幻世界。」永澤先生表示同意。「我特別喜歡念毀滅咒語『巴魯斯』那個橋段。」春奈看起來很開心。「我喜歡龍貓耶。」愛子試著加入話題,永澤先生卻有點不以為然地說:「是喔。」永澤先生持續跟春奈對話,「對了,春奈,妳看過『阿凡達』了嗎?雖然大家都在討論3D效果,但那個飛在空中的島,和天空之城的飛行石很像對吧。」「我是去電影院看的,」話題的中心仍圍繞著春奈。「CG真的超美的。」「後來有人說3D電視會開始流行,所以日本的製造商都拚命研發,結果完全賣不起來。」我也試著加入話題,但完全沒人回應。「真的嗎?那是怎樣的電影啊?」愛子忽略我的發言,向永澤先生搭話。永澤先生則是忽視她並說:「春奈真的好懂電影喔。」愛子看起來很可憐,所以我開始向她說明《阿凡達》這部電影。我實在不明白永澤先生為什麼要敷衍正妹愛子,一直跟那個實在說不上漂亮的春奈聊天。難道永澤先生喜歡肉肉的女生?不過,我在六本木看到的美女三人組,還有那天來串燒店的女生,都是苗條正妹。我想了一下,認為他一定是要把愛子讓給我,我得加油才行。店員又拿起麥克風開始說話,「接下來就是自由時間,各位可以隨意移動到其他店家。希望各位今天能好好享受今天的商店街聯誼。」我原本還在期待接下來的LINE交換儀式,沒想到永澤先生一邊準備離席一邊說:「我們要去別間店了,也許之後還會見面喔。」我滿頭問號,但也只能跟過去。我回頭望了一眼,發現愛子和春奈還站在剛才的桌子旁邊說話。這時,永澤先生不知為何走了回去。「愛子,」永澤先生喚著她:「我還想再見到妳,該怎麼找妳呢?」「咦?」愛子有點驚訝,但看起來很開心。「方便的話,我也想和你見面。」「謝謝。」永澤先生說。「跟我交換電話號碼好嗎?」我清清楚楚地聽見愛子這麼說。 (女人對於自己在乎的男人,會用各種方式傳送『有機會訊號』。圖片來源:Pixabay) ★永澤先生回來後,我們走下樓梯,往大馬路方向前進。「渡邊,」永澤先生搭著我的肩說:「接下來才是商店街聯誼的重頭戲。」「永澤先生,你太厲害!太厲害了!」「這都只是開場而已,我根本還沒使出百分之十的力道。商店街聯誼這東西,以勇者鬥惡龍來說,只是等級一或二,大概就和史萊姆或多拉奇對戰差不多。」「剛才那些女生都很可愛啊,」我反駁:「史萊姆和多拉奇我就很滿足了。」「女生可以化妝,漂亮衣服也賣得不貴,只要不是太胖,要看起來可愛並不難。」或許是這樣沒錯,但對於一直以來都是喪男的我而言,已經夠了。「去下一家酒吧囉。」永澤先生從地圖上選了一家店。前往目的地的路上,我一邊走一邊問永澤先生,就像補習班學生向老師請教學業。「永澤先生,可以麻煩你解釋一下在商店街聯誼採取的行動,還有剛才那段對話嗎?那就是所謂的戀愛工學嗎?」「商店街聯誼這種場合,只要溝通能力不要太差,在主辦單位一開始決定的地點通常都可以輕鬆地交換到連絡方式。」「不過,剛才那段對話已經超越交換聯絡方式了啊。該怎麼說呢,女生的表情看起來就是對永澤先生超有好感,連我這個外行人都能一眼看出來啊。」「渡邊,你看到重點了呢。」永澤先生稱讚我:「女人對於自己在乎的男人,會用各種方式傳送『有機會訊號』,正確讀取訊號,然後適當地回應就是重點。你知道惠子一開始是怎麼傳送訊號給我的嗎?」「咦?不就是你稱讚她漂亮,說了那個photoshop的笑話,然後她就用陶醉的眼神望著你嗎?」「原來你不懂啊?」永澤先生一臉失望地繼續說:「那是惠子傳了訊號,而我做出適當回應之後的結果。我從她傳送訊號之前的準備階段開始說起吧。」「是。」「我問『妳們喜歡啤酒嗎?』時,惠子回答『我喜歡喝啤酒』。記得這個嗎?」「喔,好像有吧。」「那是我是在惠子已經點了啤酒之後問的,所以我知道她的答案一定是喜歡。事實上,她也回答了『我喜歡喝啤酒』。這句話的開頭其實是Yes,也就是『對,我喜歡喝啤酒』,只是省略了『對』,總之目的就是要讓她說Yes。」「用意是什麼呢?」「讓女人不斷地說出Yes是非常重要的。對話時,一定要持續製造肯定的氣氛,讓女人自然而然地說Yes。啤酒之後,我又問了『所以惠子會用photoshop啊』就是為了讓她再說一次Yes,像這樣讓她持續回答Yes,自然就會形成投契關係,這麼一來,不論是取得聯絡方式,還是要約去家裡或開房間,對方也會順勢說出Yes。這就是Yes的慣性法則,就像催眠一樣,是稱為Yes組合的戀愛工學技法之一。」「投契關係?Yes組合?」「心理醫生在開始進行療程時,必須先與患者建立信任,這份信任就稱為投契關係。這並不是表面功夫,而是一種潛意識的信任。以戀愛工學來說,就是女人相信男人並且打開心房。至於Yes組合,過一陣子會教你它的心理學基本架構,你只要先知道有這些東西就好了。總之呢,聊天的時候要問能讓女生說Yes的問題,然後穿插一些她一定會同意的輕鬆話題,這樣就行了。」「我明白了,就是要讓對方說Yes對吧?」「Yes!然後呢,第一個機會訊號,就是我在說投資股票的時候,惠子要我告訴她哪支股票會賺錢不是嗎?女人自己試著炒熱話題,本身就是一種機會訊號。另外,她的聲調明顯高昂,眼睛也閃閃發光,一次就釋放了三個訊號。」「原來如此。」「然後我立刻dis她,所以說了『就算知道也不告訴妳』,對吧?」「dis?」「dis就是disrespect,也就是輕蔑的意思。不過在戀愛工學來說,是要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鄙視、嘲笑對方,故意說出沒禮貌的話,假裝對她沒興趣。」「可以這樣做嗎?」「女人,其實就像玩逗貓棒的貓,」永澤先生繼續說:「拿逗貓棒在貓面前甩,牠會全神貫注想要抓住它,不過要是把玩具放在牠面前不動,貓不但連抓都不抓,還會對動也不動的逗貓棒徹底失去興趣。傳送機會訊號的女人,就像試圖抓住玩具的貓;但要是立刻回應她,她就會變成已經抓到玩具的貓了。」「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的意圖啊。」「接下來,惠子說話的聲音變得比較甜膩,所以可以確認那的確是機會訊號沒錯,接下來就是用適當的方式回應她。」「所以你才會接著說出photoshop的笑話。這就是那個什麼dis和讚美雙管齊下,目的就是在惠子眼前持續甩動逗貓棒吧?不過,虧你想得出那個笑話啊。」「不,那不是我想到的。對皮膚漂亮的女生說『是CG的吧?』;對妝畫得很好看的女生說『用photoshop修過嗎?』我只是用了這樣的routine而已。」「routine?」「routine就是和女生搭話,或想炒熱談話氣氛時會重複使用的台詞。可以解釋成透過routine、是例行公事的原意,把每次都使用的約會行程稱為routine,不過基本上就是指搭訕的腳本。」「所以是魔法的必勝金句嗎?」「根本沒有什麼魔法啦,不過確實有可以和女生發展更順利,內容非常完整的routine存在。」我津津有味地聽著永澤先生說。「今天好像突然教你太多東西了,要一次思考這麼多事情還要一邊跟女生對話,對現在的你來說是不可能的。總之,你先忘了我說的話吧,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帶著不知道哪來的自信,然後豁出去和女生說話的膽量。」「說的也是,我覺得我的頭腦要爆炸了。自從專利師的資格考之後,我就沒這麼用功過了。話說回來,我想問為什麼你都跟春奈講話,卻不怎麼理愛子呢?」「我不是說了,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膽量而已嗎?第一步,你先去和那兩個戴了腕帶的女生聊天。」「我要跟她們聊什麼啊?」「問她們這間酒吧怎麼去。向女生問路,是搭訕最基本的routine。 *****•Dis(disrespect):故意說反話吸引女性注意,假裝對她沒興趣。•Routine:和女性搭話或想炒熱氣氛時,會重複使用的台詞,建構屬於自己的搭訕腳本。 本文摘自三采出版《戀愛工學:結合生物學+心理學+經濟效益,達陣率100%的40招追愛絕技!》推薦序【更多內容請上三采文化網路書店、三采文化粉絲團。本文內容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